綠色圃中小學教育網

 找回密碼
 免費注冊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
查看: 207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詩歌研討會講話材料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6-25 11:22:01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     我來談三個問題,第一個問題,詩文體,作為心靈的產物,小詩才更接近詩的本質。

    我認為,語言是人類的心靈之音,對文體的追溯,要觀照語言的初始。我的認識主要是:

    人類從混沌中走出,渴望交流,這是散文的起源。交流就是敘述,從這個角度說,散文具有“元”的意義,因為任何文本的形式,都離不開敘述。但是我們還會看到,除了交流敘述,面對萬物,人類還有自我內心感應的沖動,這是心靈與萬物的碰撞,破空而來,絕塵而去。所以我又認為,心緒飛馳為詩。那么我們就可以把這稱之為自然的聲音,宇宙的聲音,或者說自然和宇宙的“回聲”,這就是“元詩”,也就是“原初之詩”。所謂詩的本質,即本體的內核就在這里,而這是不可改變的,變了就不是詩。

    基于這個認識,我還認為心緒飛馳為詩源自于詩的思維方式是跳躍性的,那么詩在文本形式上就不可能太長,太長就難以保持張力,也難以體現詩性。至于敘事為主的長詩,本質上是利用了詩的形式。

    我所以提到這些,就是因為我讀于xx詩歌的那種期待,因為xx的詩按現在人們的分類,基本都是短詩、小詩,而這正是我所關注的類型。讀他的詩,我就產生這樣一種感覺,好像他對語詞天生具有一種自動篩選的功能,并最終形成具有閱讀意義的詩。

    最近,于xx把他的詩觀作了一個概括,實際上這些認識在他已經公開的文字中都曾有不同程度的表達,其中主要就是“生命詩觀”,我覺得這和我剛才談到的“面對萬物,人類還有自我內心感應的沖動”是一致的,實際上這就是對生命意義的追索,而這恰恰是區別詩人與非詩人、偽詩人的分水嶺。

     第二個問題,于xx詩歌的詩性營造——

    所謂詩性,就是強調詩與其他文體相區別的特性。我理解的詩性,就是詩性思維作用于語言的結果。

    詩性思維不同于邏輯思維、線性思維以及其他常規思維定式,它具有悖常性特征,此外還具有想象的特征和創造新的境界的特征,比如“移情”就是詩性思維下的結果。

    我讀于xx的詩,有一個很強的感覺,就是詩性的體現——

    一是抓住瞬間的感受入詩。這類詩往往最切合詩的本質,比如《嘿!江南》,“匆匆撥通你/其實沒什么事情/就為讓你聽一聽/這初雪的聲音”,這當然是突如其來的想法,不為別的,就是讓你聽聽初雪的聲音,這同詩詞名句“杏花春雨江南”有異曲同工之妙。再看《歌?憶》,“我老了/那支歌依然青蔥/哼著它/我的心長出翎子來”。這種經歷我也有,聽老歌,聽著聽著,莫名其妙地傷感起來,觸動了心底的那層繭子。

    二是自然抒寫,沒有刻意雕琢的痕跡。說實在的,我總替那些絞盡腦汁的詩人感到累,其實你寫得累,讀者也會跟著累。難道詩人們就不知道,越是自然的,精簡的,就越接近詩的本質。我讀于xx的詩就不這樣,我覺得那詩是從他心底涌出的,天然去雕飾,而到了我這里,又變成了我的生活感受,勾起我對生活的回味。我想,審美到了這種程度應該是最佳狀態。

    當然,自然抒寫不是不講技巧,而是看不到表意的主動性,技巧和修辭都藏在了背面,這正是于xx自己說的不談“技法”,而是怎么“表達”。比如微詩《欣悅》,“一聲鴿哨/讓一脈秋水/漲成春潮”,很明顯,這是移情。小詩《苦菜》,“苦心孤詣/為你開放/別嫌朵兒小哇/我已使出/全部的力量”,這又是象征。特別是《九月菊花香》,“我把滔滔的花香屯住/只等狐妹妹一聲嬌語/‘別逗了,哥哥,開閘吧’”這里有場面,有敘事,有諧謔,但意象充盈,讓人在回味中有微笑。實際上,越是這樣的詩越具備詩學價值。

    三是賦予語言的張力。實際上在詩性思維下,詩人在結構句子或組織語言時會有意無意中呈現出一種張力的狀態,從而使詩性成為一種可能。在這方面,我覺得于xx具有一種較高的駕馭能力。這是我在幾年前讀到他的詩時一個突出的感覺。

    從語言的組織中獲得張力的途徑很多,我們來看于xx是怎么獲得的——

    “河水卷走我的鞋子/剩我/在時光的岸邊”《旁觀》;“一雙魚在屋脊上/擱淺、打挺//海呵海/就在他們的頭頂//波平如鏡”《雙魚》。在這里“時光”和“岸邊”打破了現有語言規則,建筑上的魚吻被賦予生命意義,意象由此被激活,產生詩性和張力。

    “扔一塊石頭你就走了/卻不知在你身后/那清清的水上/蕩起了/多少漪淪”《水的心情》;“當那人推開房門/驚喜地發現/山河早已易色/原本一個人的天地/如今/是兩個人的”《初春諧謔曲,又名頑皮的云》。情感是復雜的,行為自然會引起后果,而這正是留給讀者的地方。這里隱含于文字之中的內容,遠遠大于字面意義,在抽象和具象之間,張力由此而出。

    還有,剛才提到的“一聲鴿哨/讓一脈秋水/漲成春潮”,也是抽象與具象并列并相互滲透,從而產生出強勁張力。

    “月光輕脆/夜風清涼/我倆在靜寂中/相視一笑/我是你的近處/你是我的遠方”《無言》;“手拿隱身草的姑娘/就躲在前面/一朵蜀葵花/作出個綠葉的樣子//藏得真深呵/我贊嘆著/繞開花叢/向遠方搜去//身后傳來/低低的笑聲”《愛的迷藏》。這里的“遠”與“近”,“前”與“后”,都屬于二元對立的矛盾修辭,呈現出一種文本的張力結構。還有一種情況:“一朵花/在春風與春風的間隙里/想了想秋天”《瞬間》。標題是“瞬間”,本身就蘊含了與“長遠”的矛盾,心態的時空變化賦予詩歌以張力。

    由此可見詩歌語言的張力變化,反映了事物內在的本質,擴展了詩歌的容量,體現了一種詩歌的厚度和意味,使詩歌更加耐人咀嚼、回味無窮。

    這里我想強調一下,意義任何文本都可以有,而意味屬于藝術,對于詩歌尤其如此。

    第三個問題,于xx詩歌的內容——

    本來我想用類似于新田園詩人或者浪漫主義詩人這樣的說法給于xx做一個定位,可是我失敗了,我無法歸納。從內容上看,的確有相當一部分是寫景的,但詩人的創作是主客體雙向建構的過程,詩人的情作為創作主體之于所見景物猶如水漫金山,無所不到。所以如果讓我說是“詩言志”還是“詩緣情”,我毫不猶豫地說首先是“詩緣情”。這種情來自詩人對大千世界的深切感觸,特別是往往還寄寓著詩人對于時代與社會的深沉思索與感慨。

    這里我想說一下《廢河》這首詩——



廢河里突然水滿了



廢河已多年沒見過洪水

老哥倆熱烈地擁抱著

渾濁的淚水流出來



廢河里突然水滿了



河底的莊稼不認識洪水

等他們從顫栗中回過神來

才知道已經跑不掉了



橋上的農人是探監的老母

眼望著水牢中自己的孩子

一句話也沒有講



    應該說,這也是詩人眼中所看的景物,但觸景生情,那是一種怎樣的情感呢?我想不同的讀者會讀出不同的結果,而我讀出的是一種憂患的意識,一種悲憫的情懷。本來么,多年的廢河再也沒有流水,農人們在河底都種上了莊稼,可是廢河里突然水滿了,淹沒了莊稼,這里有喜有悲,悲喜交集,那種說不出道不來,撕扯不盡的情感糾纏在詩中通過比喻,象征等手段表達出來,在人們心中留下回響。

    所以我說,為人要坦蕩,為文要糾結,好的詩歌就應該具有這樣的品質。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頂 踩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免費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QQ|綠色圃中小學教育網 最新主題

GMT+8, 2020-4-10 19:56

綠色免費PPT課件試卷教案作文資源 中小學教育網 X3.2

© 2013-2016 小學語文數學教學網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内蒙古时时彩五星走势图